最新 热点 图文

哪有什么至暗时刻,前面还有更幽深的暗处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8-11-15 14:36)
文章正文

哪有什么至暗时刻,前面还有更幽深的暗处

2018-11-15 11:05来源:花儿街参考消费/创业项目/微信

原标题:哪有什么至暗时刻,前面还有更幽深的暗处

花儿街参考 · 出品

作者 | 林默,微信公众号:花儿街参考(ID:zaraghost)

1

飞机是提前四十分钟落北京的,我发微信给lucy,“人品核爆炸,飞机早点,可以提前到你家”。

我要去她家撸娃,以小金人的修为,作出对那只肉乎乎的生物超级喜爱、柔软到内心的老母亲表演。

然后,我们要一起去医院,去探望另一位朋友的娃,一个12岁的小朋友。

通往望京的路堵车,我从飞机那儿赚到的四十分钟,全部赔在了机场高速上。

绳命就是这样,确幸与确丧之间的距离,都走不出一个望京。

2

Lucy的先生也在家,先生的爸爸刚去世,在孩子降生后的十几天。

人生来往,有时也走不出一个望京。

观赏、摸、以自己的大脸靠近娃拍合影,感慨这世界上真的有脸上肉那么多还显脸小的存在,修图,发朋友圈,推搡红包,完成撸娃工序,我和Lucy准备出发去医院。

“黑犬,你之前是不是做过记者”,快出门的时候,Lucy的先生忽然问我。

在成为一只公号狗之前,在我是一只人类时,我确实是记者。

我熟悉这种对话,当有人忽然确认我的职业时,他八成是遇到了什么,希望诉诸于媒体暴力的事。

Lucy的先生在我对面坐了下来,“前一段时间我爸都病的挺严重的时候了,有人推荐了一个在山东做基因治疗的……”。

那是一种花十万块钱,就能全面修复身体免疫力,然后自愈各种疾病的治疗方法,Lucy的先生没信。

但他不得不出发,当妈妈流着泪说,“你不能觉得你爸没希望了,你得给他治啊”。

在那间号称可以化绝路为重生的诊室里,他看见了营业执照,看见了“中国民族卫生协会中医因子干细胞山东基地”的称号,看见了满墙感恩戴德的锦旗,看见了若干只诚惶诚恐的手,想抓住这根稻草。

他可能是充满希望的人群中最绝望的一个,买了五千块钱的药,他心里很清楚,这药不是买给爸爸的,是买给妈妈的。

“现在我爸已经走了,但我还是想找媒体说说这件事,你以为病入膏肓是生命的至暗时刻,没想到鬼门关前没有鬼,有算计你的最后一刻的人在那儿站着”。

3

我和Lucy出发了,我们去医院看那个12岁的孩子,他长了一种罕见的恶性肿瘤。

我见过那个孩子几次,那是个有些王子病的小朋友,从小就懂得优雅微笑、时刻要刷存在感、时常翻个小白眼给愚蠢的大人们。

病房门被推开,看见我们的瞬间,他pose出了一个隆重的笑容——唇角咧到了鼻尖平行的线,眉毛上挑,大眼睛用力向中间眯。所有与笑相关的表情器官,都被调动到极致。

这样的笑容我也会,我上一次像他这样笑,是有人跟我说分手,我点头,那样笑。

长大,是一夜之间。

长大,不是一场痛哭,是一个卖力的笑。

有人问他话,疼不疼,会不会吃不下饭,他熟练地统统摇头,然后再报以一个那样隆重的笑。

医生开出的标准的治疗流程是以化疗控制肿瘤,进而手术,然后继续化疗。

严格遵医嘱,一个月,小王子化疗了四次,成了小和尚。

检查结果显示,他的肿瘤长大了。

专业的说法是,他是对化疗药不敏感的体质;直白的解释是,化疗控制不了他的病情。

“换一种化疗药试试呢?国外有没有靶向药,像《我不是药神》里那样”,走廊里我问小王子的妈妈。

答案是一连串的否定。

“只有这一种化疗药,没有新药研发,没有靶向药,国外也没有,哪儿都没有。也许是因为得病的人少,也没有人愿意投入资源研发”。

忽然,我们几个大人,就都不说话了。

那一天,医院的走廊并不拥挤却闷热,往来的人神情忙碌又涣散,看过《我不是药神》的人,以为这里的终极困境,是有人重病缠身,无良药厂让靶向药价高企,有人在那个路口蹲好了,用你的病算计你的钱。那一天我忽然明白,当“万恶的资本家”愿意下注,用你的病赚你的钱,似乎也是一种幸运。

4

那天离开医院,我去了一个讨论“创业”的局,在一个格局奇怪的茶馆,每张桌子之间用一道屏风阻隔。

消费分级了,讨论创业的局也分级了。

我听到了屏风那边的桌子的对话,是个女生在说,“就一个月,他那个肿瘤的阴影面积已经从硬币那么大到鸡蛋那么大了”,我看不见她,听语气也能猜出她表情的夸张,仿佛那种不幸永远不会与她有任何关系。

我在参与讨论的创业项目已经进入了谁来做BP的细节探讨,再隔壁的桌子,有哗啦啦的麻将响。

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。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(zaraghost)、作者,侵权必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—— 最新推荐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